邯鄲頭條

無數棉花工人默默死于生產線,只有一個偶然地進入歷史書籍

編者按:本書是名副其實的全球史,內容涉及五大洲,將非洲的販奴貿易和紅海貿易聯系在了一起,將美國南北戰爭和印度棉花種植聯系在了一起。在貝克特波瀾壯闊的巨著中,商人、商業資本家、經紀人、代理人、國家官僚、工業資本家、佃農、自耕農、奴隸都有自己的角色,貝克特清楚地表明,這些人的命運是如何與近代資本主義發展聯系在一起的,又是如何塑造我們現在這個存在著巨大不平等的世界的。

有學者認為,今天的學術史很少是為公眾寫的,而《棉花帝國》超越了這一障礙,不僅可以被學者和學生閱讀,也適合普通知識階層讀者閱讀。這本書在主題處理上豐富多彩,結構非常優雅,原始資料和二手資料的使用令人印象深刻,內容多樣。

大多數人甚至沒有留下痕跡。他們往往是文盲,在醒著的時間幾乎一直為生活奔波,沒有多少時間像社交精英那樣寫信或日記,因此我們幾乎沒有辦法把他們的生活拼湊出來。最令人傷心的一件事就是曼徹斯特的“圣邁克爾旗幟”(St. Michael’s Flags),在這個小公園里據稱有4萬人,其中大多數是棉花工人,重重相疊,埋在沒有標記的墳墓里,“埋葬死者幾乎是一個工業化的過程”。埃倫·胡頓(Ellen Hooton)是少數罕見的例外之一。與其他數百萬人不同的是,她于 1833 年6月進入歷史記錄, 被召到國王工廠調查委員會(His Majesty’s Factory Inquiry Commission)面前作證,這個委員會負責調查英國紡織廠的童工問題。當她出現在委員會面前時,雖然她只有十歲而且十分害怕,但已經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工人,一個在棉紡廠工作了兩年的老員工。埃倫引起了公眾的關注,因為曼徹斯特城里以及鄰近地區出現了很多工廠,一些中產階級活動家關心這些工廠中的勞動條件,試圖用她的案例來強調對兒童的虐待。他們聲稱埃倫是一個童奴,不僅被迫在鎖鏈一般的環境里工作,還被一個殘酷的監工所懲罰,在真的鎖鏈下工作。

委員會決心表明這個女孩是一個不可信任的“臭名昭著的騙子”,委員會質詢了她的母親瑪麗和她的監工威廉·斯旺頓(William Swanton) 以及工廠經理約翰·芬奇(John Finch)。然而,盡管他們努力洗白這個案子,但指控卻被證明是真實的。埃倫是瑪麗·胡頓的唯一的孩子,瑪麗自己是一個單親母親,是一個手工紡織工,幾乎只是勉強謀生。埃倫七歲之前,從她父親那里得到一些孩童撫養費,她父親也是一個織工。但是一旦撫養費期限滿了后,母親就把她帶到了附近的一家工廠里工作,以期增加家庭微薄的收入。在經歷了多達5個月的無薪勞動(據說她必須先在這個行業當學徒)之后,她成了在埃克爾斯紡紗廠工作的許多童工之一。當問到她的工作時間時,埃倫說,早上五點半開始,晚上八點結束,期間有兩次休息,一頓早餐,一頓午餐。監工斯旺頓先生解釋說,埃倫在一個房間與 25人一起工作,其中有3名成人,其余都是孩子。用埃倫自己的話來說,她是一個“在喉嚨打結的人”—這是一項煩瑣的工作,需要修理和重新纏繞被拉到騾機框架上的斷線。由于斷線經常發生,每分鐘都會有幾次,她每次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完成任務。

免責聲明:本站部份內容系網友自發上傳與轉載,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如涉及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30日內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!

()
分享到:

相關推薦

上海市福彩中心